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星夜》。

“該死的,什么情況。”

“這種天氣怎么可能會下雨?”

“難道真是蒼天無眼,要亡我東吳嗎?”

與曹純這邊劫后余生的驚喜不同,在那長江之上的另一側。

站在幾艘小船上黃蓋等人,心情卻是隨著這場大雨而徹底跌落谷底。

他們本想等那些火船撞進曹軍船艦之中,自己等人好趁亂而上。

說不定還能活捉了那曹操,再不濟,也能趁火勢蔓延。

曹軍自亂陣腳之后,自己等人殺進敵軍之中。

亦能給曹軍施以重創。

可誰知還未等自己等人行動!

這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就讓自己等人的計劃徹底胎死腹中。

這一巨大的打擊,讓那站在船頭的黃蓋,腳下一軟,險些直接栽下江中,幸好被兩個將士眼疾手快的攙扶住了

“為何?為何啊!”

“蒼天助曹,不助吾啊!”

被士卒攙扶而起的黃蓋,對著著天空發出怒吼。

那聲音之中透露著滿滿的絕望和悲涼。

發泄完之后,黃蓋整個人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

再也站立不住,一下子癱倒在船頭。

“將軍,將軍!”

一旁的那些東吳士卒,看到自己的將軍這個樣子。

一時間也是悲從心來。

他們理解現在黃蓋的感受,那種希望被人徹底掐滅的感覺,真的很讓人絕望。

他們來時被寄予了厚望,他們身后的家鄉里有許多他們的親人。

在等待著他們帶回那凱旋的消息。

可惜現在一切都破滅了。

計劃失敗了,僅靠他們幾百來號人,如何能抵擋對面的80萬大軍。

一旁的闞澤,此時也再說不出話來。

因為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在此之前他還曾勸導黃蓋放寬心。

說自己等人的計劃不會如此輕易被察覺。

可是人算終究不如天算。

這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把他們推向了萬丈深淵。

“將軍,我們撤退吧。”

“此非我們之過,實乃天公,不作和。”

“待我們回去從長計議吧。”

雖然滿心絕望,闞澤還是不得不壓制住心中的那抹悲意,向黃蓋勸言。

“德潤,你幾個人回去吧!”

“一定要把消息帶給大都督和主公等人!”

“讓他們早做打算,否則我東吳必將面臨國破之危!”

聽到闞澤的話,黃蓋也是終于從那巨大的打擊之中回過神來。

計劃雖然是失敗了,但他還是一軍之將。

若是這樣消沉下去,身后這些東吳將士又該如何?

戰斗可還沒完呢!

“那將軍你?”

“我等余下之人,為你拖住那追兵,但是估計也拖不了多久,所以你要盡快了!”

“而且此戰我身為主將,就算是因為天時不當而失敗!”

“我亦有不可推卸之責!”

“我已無顏回去面對大都督,和主公。”

“所以德潤,你走吧!”

看著面前的闞澤,黃蓋像是輕笑了一下。

淡淡的說到。

“將軍,保重!”

沒有多余的話,闞澤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黃蓋。

隨即帶著兩個將士轉身,就搭乘著另一只小船,向著東吳方向而去。

沒有所謂的生離死別,更沒有所謂的共患生死。

干脆而利落。

闞澤知道

“你想干什么!”

  繁叶仙尊瞪大了眼睛,整个人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叶枫在这扇黑黢黢的门口站定,微笑的说道:“当然是开门啦!”

  看叶枫把打开密藏的门说得这么轻描淡写,繁叶仙尊很不服气的说道:“这扇门可没有你想得那么好开!”

  “先不说门上面所带有的阵法禁制有多么的强大,就是门的本身,都重达上百吨!要是能够用蛮力打开,我早就进去了,还用得着在外面慢慢的琢磨阵法吗?”

  “笑话!”

  繁......

,夫起舞属丞相,丞相不起,夫从坐上花无缺显然又加了几分亲密,而且铁心

“也好,霸虎,你也帶人跟著,進去先占了城門,別大意。”應該是沒有問題,劍州軍只要進了城門,就算有人抵抗,那也是找死,直接橫推即可。如今的劍州軍士兵,個個都是經歷過大戰的精銳,戰斗力爆表。

城內沒有埋伏,連個抵抗都沒有,連續的圍困,早已磨平了士氣,都默認了投降的結果。陳啟霸接管城門之后,鄧勤直接帶人去其他城門收編,只要看見劍州軍過來,連逃跑的都沒有,直接丟下兵器投降。其中肯定有不少想逃的,可是逃不出去啊,每個城門都堵得死死的。

兩個時辰之后,整個莆田城內的士兵,全部被收攏起來,等候發落。至于那兩個誅殺張碩的都頭,孫宇決定任他們為指揮使,另外賞銀百兩,安撫人心。

一個時辰之后,孫宇端坐在衙門正堂,下面都是張漢思的家屬女眷之類,百來口子人。其中還有張漢思的兩個兒子,三個未出閣的女兒,張碩還有老婆孩子,真的頭疼。

“大人,慈不掌兵,起碼成年男子得......”程鎮北做了一個砍的手勢,張漢思就死在劍州軍的手里,留著他的兒子,始終是個禍害。

“罷了,本官不想多造殺孽。”孫宇擺擺手,自己跟張漢思的戰爭,說白了,是自己挑起的,為的是謀奪泉州。如今張漢思跟長子張碩俱都身死,何苦對他家人下死手,被張漢思倚重的張碩,不過如此,其余人,又能怎樣,不妨放他們一條生路。

“張家之人都聽著,本官會安排你等去礦山,去了之后,好生勞作,吃穿不愁,五年后,放你等自由。至于未出閣女子,到了嫁娶的年紀,來去自由。若是起了不該有的心思,那就不要怪本官了,都帶下去吧。”孫宇下定了決心,絕不濫殺,哪怕以后這里面出了要為張漢思報仇的人,他也不改初衷,絕不多造殺孽,這是他的底線。

原本以為必死的張漢思兩個兒子,聞言不停地磕頭謝恩,至于報仇的心思,那是半點也無,就憑他倆,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新的礦場就在永春縣附近,劍州那邊的礦場總管老于,已經帶了一批人手在那先開工了,人手肯定是不夠的,孫宇打算過些日子,在泉州地盤搞一次嚴打,弄點青皮無賴,作為免費勞動力。

至于莆田城外的壘好的土墻,全部敲掉填入陷阱中,回頭再去弄些石板來鋪在上面,馬車才能出入。至于這莆田縣的官員,都是張漢思的親信,,肯定不能留用,全部罷黜,回頭讓葉衡安排一些人手過來。

“鄧校尉,若是由你駐守莆田,如何?”孫宇打算將俘虜全部補充給一團二團跟四團,這幾個團要跟隨他西進漳州,人手越多越好。至于福州那邊,如今要面對三方壓力,等閑不敢輕動,有個三千人駐守莆田也差不多了,回頭等新兵上來了,再補充。

“卑職一定盡心盡力,只要卑職還有一口氣,莆田城絕不會丟。”鄧勤拍著胸脯保證道,雖然他也想跟著孫宇繼續西進撈功績,但是也知道比起這三位,自己還是差點意思,能夠駐守莆田也是不錯的。

“好,在州里派官員來之前,這莆田暫為軍管,沒事多去鄉里走走,若是有不識相的閑漢,全部抓起來送到礦山,也好為我大軍打造武器裝備。”孫宇拍拍鄧勤的肩膀,估計最近這劍浦也沒什么事情好做,不如把各鄉都梳理一遍,以后治安也能好些。

“大人放心,卑職一定照做。”鄧勤一聽就知道自家大人的意思,礦上缺人啊,主要是為了保密,去了就不能離開,因此招工極難,看來這陣子得好好努力,務必將那些個閑漢全部逮起來。

莆田縣的閑漢估計還不知道,他們已經被孫宇給盯上了,沒兩天自由日子可過了。

兩日后,張碩手下的軍隊,其中精銳的三千人馬,補充到一二四團,其余老弱,全部補充給輜重營。孫三刀麾下人馬直接到了六千,正式由輜重營升級為輜重團。

三個團并不滿編,差不多一萬兩千人,再加上騎兵營,親衛營以及輜重團,整個隊伍人馬近一萬九千人,整個隊伍綿延數里,出莆田西門而去。

城門下,鄧勤看著遠去的大軍,雖然羨慕,卻無可奈何,只能好好練兵抓青皮,在不同的崗位上,都要發光發熱。

“大人,咱不回城里看看?”程鎮北老遠看了一眼泉州城,好些時間沒正經吃飯了。

“看個屁,有什么好看的?惦記流云坊?大禹治水,三過家門不入,咱們這不過第一次罷了

  

   领悟了李一教导的万物之体之后,叶枫前行的速度立刻快了许多。

  鬼知道那位仙母娘娘为啥要给自己的后人设下如此多变态的考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叶枫又通过了能够让人寸步难行的时空秘境,打败了一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变幻而成的虚灵傀儡,最后方才来到了这【战神峰】的最底部,看到了一间古朴的石屋。

  终于到了啊!

  叶枫一身汗水混杂着鲜血,此刻,距离他与塔姆等人分离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时辰,速度已然是不讲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星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奇幻异世梦

邪影

奇幻异世梦

灵文石

奇幻异世梦

海之尽头

奇幻异世梦

红尘天魔

奇幻异世梦

天下无病

奇幻异世梦

冠滢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