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陛下得了相思病》。

沈珊姑眼睛里带媚笑,身子靠了过去,盯他道:我为何要交给你无花微微动容道:忍术楚留香道你素来渊博,可知道忍术会流人

當陳默睜開雙眼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一天最黃金的時間就這樣度過去了。

好在,他覺得這樣過去還真不錯。至少不用被當成娃娃一頓換裝。

正所謂收之桑榆失之東隅。

沒有被當成玩偶還算舒服,接下來的事情就可怕到想讓人自殺。

那張卡,居然是……

想到這里,陳默又想吐血了。

心底已經問候幻術師協會幾千次了。

“你一個好好的幻術師協會,開創啥夢境卡?”

他已經能想到這張卡使用后的威力了。

正所謂能量決定效果,低級能量無法激活的卡牌,在高級能量激活后肯定恐怖,再加上這個卡牌的不可逆性質,使用了必須要用完。

他可以想到假如自己用這張卡,肯定爽到飛起。

當然,這是以陳默的角度來說的。如果以陳韻若的角度來看,那肯定是恨不得將自己的弟弟碎尸萬段。

陳默有些害怕,也有點難受。本以為獻寶可以挨一頓表揚,現在反而要被打了。

他真的很想吃一顆后悔藥回到當天,打死自己!說到做到,絕不食言。

“默默~”之間趙倩蕓端了一杯水過來,走到陳默跟前,將水輕輕放到他的手中。然后輕聲訴說,好像陳默嬌弱的如同林黛玉一樣。“你怎么了?是上火了么?”

陳默忍住要翻白眼的沖動,他想要打開趙倩蕓的腦子看一下,看看她對上火的定義是什么。

神他喵的上火!

正在想如何回答這個坑爹的問題的時候,卻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

那就是——他被換裝了。

和早上黃色的洛麗塔裙子不一樣,現在已經變成白色長裙了。

忍住自己的思想,不要讓自己亂飛的思緒讓自己步入死亡。

他可不敢問趙倩蕓,“你給我換衣服的時候看到什么了么?”

他相信,他如果敢問,今天就活不下去了。

放空自己的思緒,默念24個字。讓自己的思緒回歸正常。皮不代表喜歡送死。

陳默只好說:“我最近有些上火,多休息幾天就好了。”

“哦!”趙倩蕓相信了,也不覺得陳默會騙他。畢竟作為自己的正牌“女友”。略帶同情的對他說,“我不該叫默默女裝的,默默已經這么慘了,今天還吐了血!男孩子吐血應該沒問題吧?”眼睛中充滿憐惜,好像陳默要病去歸西一樣。

“呵呵!”陳默臉上有些干笑。因為他實在不知道怎么回復這個問題了。也無法說明原因。

總不能跟她說,我吐血不是因為上火,只是我給自己的姐姐發了一張好玩的游戲吧,但那張游戲略h。

這樣說,鬼知道趙倩蕓怎么看他,覺得他是一個變態都有可能。

他只能自己悶在心里,誰也不說。這張卡是他給的,挨揍也是應該的。

他也不會撒氣到趙倩蕓身上,自己的錯自己改,他相信他的姐姐又不會殺了他。

呃……也許不會殺了他。

剛剛雄起的信心馬上掉了下去。他想起那些年,將他捆在棍子上反復抽打的經歷。突然覺得死亡離自己真不遠。他也忘記當年挨打的原因了,只是這次被打記憶尤深。那次他哥哥都沒有出來勸阻。

回憶完畢,他突然發現自己的地方不太對。這里好像不是他的家,看著這空曠淡雅的地方,有些像有錢人家的地方。

陳默抬起頭看著趙倩蕓問:“這里是哪?”

“這里是醫院啊!我看默默吐血倒了,連忙送過來的呢!”眼神中充滿渴求,一副快要表揚我的姿態。

像考試滿分的小女孩希望自己的爸比表揚一樣的。

“蕓蕓真棒!”

…………

赤明城夢師分會。

譚夭夭雙腿放在桌子上,人靠在椅子上吃蘋果。

別說,赤明城的水果還不錯,譚夭夭吃的很開心。

甚至連一項挑食的f6都在哪里大快朵頤,很甜很好吃。

分會長因為某些原因跑掉了,總部來人全部是譚夭夭接待。

分副會長在一旁忐忑不安,但收到會長的暗示一切以譚夭夭為準。他也不得不認同,雖說叫一個外來人管理內部事物有些不妥,可是劉老大從來沒出錯的決策也讓他不得不服,除了今年鬧起的葉尋空送死事件。

房間內,總部來人端著茶坐在一旁瑟瑟發抖,譚夭夭像什么很奇怪的存在一樣。

又懼又怕,好似譚夭夭能把他們摁在地上打一樣。

實際上,他們幾個人比譚夭夭不知道要強多少,他們三個人人均七級。七級打六級就是碾壓,即使夢師沒有那么強的碾壓鏈,也不會瑟瑟發抖成這樣。主要是譚夭夭背景太大了,他們惹不起。

“嗯?”譚夭夭疑惑了的嗯了一下,嚇得沙發上三個人水都端不穩了。

連忙將水杯拿穩,不讓這個東西掉在地上。

一人小心翼翼問道。“帶陳默去總部不行么?”

“也不是不行。”譚夭夭搖了搖蘋果,吃了一口后說。“但那位能承擔陳家的后果!”

“切!”一位七級夢師不屑道,“陳家已經死的只剩大貓三兩只了,陳默他父母雙亡,家族中長輩幾乎全滅,還有幾位?更何況我們夢師協會是幫陳默成才,又不是扼殺他的未來!定了之后,金城告诉了木沐。木沐对南疆各方势力及所属地盘,完全比不上金城的了解,在听了金城的解释之后,当即表示同意,而天色也开始慢慢地暗了下来。

权腾四人处理好了小队事宜之后,回到了这个院落。

之前金城就说过,雏鸟小队的二个院落都放弃不要,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间,任何不必要的滞留,都会带来不可预测的风险,谁知道白家的修士,是不是已经确定了海城这个位置。

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海城的城门始终洞开,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金城为了保险起见,让木沐等人略为掩饰了一下,分散从各个城门离城,尽可能地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

至于小队成员,权腾四人都下了封口令。之前雏鸟小队招揽队员之时,都充分考核了所有人的心性和品行,又经过几次试炼,小队全体人员,至少短时间内不会生出别样的心思,至于以后生死危机之时如何,那就关系不大了。

金城独自离开了海城,整个海城更是没有人认识,众多的散修在城里穿梭如流,哪怕是夜晚,城门口也是人流如炽热闹非凡。一些人的离开,根本没有引起海城的任何反响。

半夜时,众人都集中到了落基山脉的一个山谷内,这儿曾是雏鸟小队休整的一个临时营地,木沐之前就给众人约定了这个地点,在快到约定时间时,大家都按时到达。

金城严肃地看了看众人,加上自己一共八人。

也许以后漫长的一段时间内,大家都将在一起同甘共苦。八人都是凝基境修为,其中李杰和赵坤凝基巅峰、权腾凝基八重、文青凝基七重、木沐凝基四重、文娅和徐雪怡凝基三重,自己也是凝基巅峰。

“从现在开始,我们都将在逃亡中度过每一天,虽然现在白家还没有查到具体的线索,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能会找到海城,一旦找到海城,大家的信息都将落到白家手中。”金城神情凝重地看着众人。

“所以,如果有人现在还有想法,可以立即退出,我不会强求,也不会为难,离开这个营地之后,相见就是陌路,我也相信白家不会为难你们。”

金城声色俱厉了起来。

权腾立即站了起来。

“金大哥,沈大哥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我们,也等于说救了我们一命,这条命就是现在还给了沈大哥,我权腾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未等权腾说完,文青和文娅、徐雪怡同样站了起来。

“我们和权大哥一个心思,沈大哥救过我们一命,就算现在还了报恩,也在所不惜。”

与此同时,李杰和赵坤也站了起来。

“虽然我们进入雏鸟小队的时间稍晚,但和沈大哥接触下来,也极为佩服他的为人,愿意今后同生共死,如违此誓,天道灭绝,修为再无寸进。”

金城欣慰地拍了拍李杰的肩膀,这样的誓言极为毒辣,天道一旦灭绝了修炼之路,那发誓之人这一辈子就彻底完了。

“好,既然大家都有了决定,那我也不说客气的话了,我也相信大家不会因今天的决定而后悔,相反,我相信大家,终有一天会因今天的决定而庆幸不已。”

金城看了看李杰和赵坤。

“至于李杰和赵坤,都到凝基巅峰了,我这儿有雪霜丹,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助二位晋升丹湖。”

听到金城的话后,李杰和赵坤顿时欣喜若狂。雪霜丹,那是晋升丹湖境的无上源丹,是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作为散修的李杰和赵坤,一路走来的万千坎坷倾夜都难以言尽,这一瞬间差点泪流满面。

看到权腾和文青等人渴望的眼神,金城同样微微一笑。

“你们也有,只要不违背初心,大家都有。”

当海城的阳光开始明媚,落在三五成群走出城门、进入落基山脉开始又一天冒险的修士身上的时候,在海城事务大厅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惊诧的声音。

“雏鸟小队消失了?是消失了还是出去冒险了?”

问话的是奈木小队的一个修士,而在他对面坐着的则是一个散修。

在雏鸟小队还未创建的时候,奈木小队是海城当之无愧的第一,只是在沈深带着雏鸟小队崛起之后,奈木小队主动退让了一步。

“荆兄,是解散了,人也消失不见了。雏鸟小队有一个队员曾是我的一个朋友,昨天发了讯息给我,说雏鸟小队解散了,他也离开了海城。此事千真万确。”

“为何?”

奈木小队这个姓荆的修士再次追问了一句。

那个被问的散修摇了摇脑袋。

“我也不知,只是这么说了一句,就再也没有回音。”

话刚落下,那个姓荆的修士就立即站了起来,匆匆离开了海城事务大厅。必须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老大,既然雏鸟小队离开了,那奈木小队,又该是海城第一冒险小队了。

事务大厅修士众多,许多人都听到了刚才二人的对话,一时间都感觉到莫明其妙,只是觉得有些可惜。

雏鸟小队在海城崛起的时间不长,但实力却是深不可测,小队不但成员众多,还有二个凝基巅峰的修士。

特别是其中有个叫沈深的年轻修士,虽然只有凝基初期修为,但据说哪怕是凝基巅峰的修士,也不够他一招的。

喧嚣过后,众多的修士纷纷离开了事务大厅,冲向了雏鸟小队的院落。如果他们离开了,那些院落呢?很多修士的心,瞬间热了起来,那可是几十万源晶啊。

同一时间,在海城城主府,一个年轻俏丽的丹湖后期女修同样站在了一个高大威严的中年男子面前。

379 霍普议员的案件!

火凤凰之翼公会得到了霍普议员的接见。

这是一位看起来十分和蔼的老人,白花花的胡子十分整洁、光滑,没有一丝看起来有些多余。

身为火凤凰之翼公会的会长,易蓝乐呵呵的接下了霍普议员的委托

果然,李青終究是大秦帝國的王,葉楓的消息讓他面色變得十分凝重起來:

“儼然妹子,我怕不是不能久留了……”

“青哥,嫣然會率領整個藥王谷的醫者追隨在你的身后,與蠻族開戰,怎么能少得了我們這些醫者……”

溫柔的聲音在李青......

世上已没有任何事能安慰他,可中,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就正如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多种文化王万成道:但我却已久仰各位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陛下得了相思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异世干旅游

纯洁玉女小诗

我在异世干旅游

清风莫晚

我在异世干旅游

六如凡生

我在异世干旅游

人一介

我在异世干旅游

傲气的狂人

我在异世干旅游

千叶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