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可以随时毁去》。

老刀把子道:谁?陆小凤道:你。六个人果然同时转身,面对着急求谢事,而继者复告患矣。其故皆由不久任也。夫官不久任,其弊有三:后先异

在沒見到劉一水之前,王一山還在期盼著對方出現,但在見到真人之后,這短短的剎那間,他的想法突然發生了改變。

或許他的父母有可能真的在劉一水的世界李,更甚至有可能劉一水的父母就是他的父母,他甚至卑劣的幻想著,自己要是劉一水該多好。

要是他是劉一水的話,就有會好多鮮艷的衣服,就會生活在仙境里,就會有父親母親的陪伴,他們那里好像是叫爸爸媽媽吧?而自己也不用在這個骯臟的社會里討生活,自己跟大哥背井離鄉不說,馬上還有可能客死他鄉的可能,活著真踏馬的難!

王一山的心態在悄然改變著,改變的微妙,可能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

“到底怎么了?”

多年的相處,令劉一水早就對這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有了別樣的感情。明明彼此間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但是感同身受的可以理解到他的悲傷。

在劉一水不斷的追問下,王一山終于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詳細的跟他講了一遍。

聽完王一山的陳述,劉一水不可避免的就是對扈三爺他們一頓臭罵,仿佛剛才王一山講的是他的親身經歷似的。

“那你們有機會跑出去嗎?”陳一水問道。

王一山不知道這個問題該怎么回答,“想跑,但是看守我們的人挺嚴的,最重要的是我們都受傷了。”

他自己還好,簡單休息一下就能緩過來,但是王文山跟卓云兩個人身受重傷,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緩過來呢。

劉一水也知道他說的是事實,頓時靜下心來,分析著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當務之急,肯定是要逃出去的,這是毋庸置疑的,可問題是怎么逃?”

劉一水認真的思量著王一山的退路,“哎,你不是在扈三爺的府上當差嘛,難道你對府里的情況不熟悉?”

“我才來了半個月不到,哪能記得全呀?而且扈府的一些地方我是沒有資格去的。”

王一山的回答不光令劉一水無語,就連他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都有些不好意思。

“我給你出去想想辦法,不過最好還是你們自救,看看周遭有沒有能利用的東西,畢竟我對你現在待的地方還不熟悉。”

王一山也感覺劉一水的話沒有問題,兩人又接著討論了半天,最后的結果還是個不知所以然。

王一山睜開假寐的雙眼,哪怕是在黑夜里,眼中也閃爍著光。

對于剛才劉一水的話,王一山還是有一部分認同的,他們要是想出去,就得自救,靠別人不如靠自己,劉一水這種遠水可解不了他們的近渴。只是該怎么自救,還得好好思量一番。

就在王一山打量著周遭環境的時候,無意間看到遠處原本該睡著的王文山正轉悠著他的大眼睛四處打量。兄弟二人的眼神在空中無聲的交匯,瞬間就讀懂了對方眼中的意思。

看來是自己的這個大哥是和自己想到一起了,就是不知道他會有什么好的辦法。

“大哥,有出去的辦法嗎?”

王一山小心的挪動著身子,一點一點蹭到王文山身邊,看著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的大哥,王一山的心中松了一口氣。

“這里好像是個豬圈啊?”王文山像是回答他的問話,又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

聽他這么說,王一山才反應過來,怪不得這里的氣味有些別具一格 ,雖然亂糟糟的,但還是能聞到空氣中的怪味兒。

不知道什么時候,卓云也蘇醒過來,看著坐在一起的兄弟二人,他不禁開口道:“豬圈的話就要好多了,應該會有一些工具的。”

王一山是三個人中傷勢最輕的,所以相對的他要比其他兩個人更容易活動。于是躡手躡腳的站起身,王一山這才有機會好好的打量這個“牢房”的環境,其實也沒什么環境,地方不大,也就五六個平方,亂糟糟的雜草堆在一邊,勉強可以將地面鋪滿。

他將整間房間打量了個遍,沒有找到趁手的工具,哪怕是跟鐵絲都沒找到一根,除了雜草就是雜草,在角落里還有一坨風干的粑粑。

王文山將身下的雜草扒拉開,露出來下面的青磚,“小山,你過來。”

王一山聞訊趕過去,在王文山扒拉開的下面,是一塊塊青磚鋪成的地面,不知道什么原因,青磚隱隱有些暗紅,被頭頂的月光一打,殷紅的有些刺眼。

“這是……”卓云的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仿佛是想到什么。

王一山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自己的兄長叫自己過來的用意是什么。

“把這個扣下來。”王文山用眼神示意地下。

王一山皺了皺眉頭,但還是按照自家大哥說的行事,將整塊青磚從地上扣了下來。

別看王一山少年老成,但是和王文山一比,就落了下乘,畢竟虛長的這些年,

谢玉涵愣愣地看着宗门驻地里面的废墟,脸越发地冷峻,四周围的空气温度在她的影响之下开始下降。

众女都有些尴尬与害怕,这位可是她们的二姐头,现在她生气了,她们能不怕么?再说了这事儿虽然不能怪他们,但怎么说也是他们没有护好驻地,导致了他被人破坏了,也是她们的责任。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谢玉涵冷若寒霜,一身气势阴冷至极,这个时候属于大乘期修为的鬼王气息才在众人面前显露出来,众人生生地打了个寒......

“废话!我当然知道!”啸天狂往地上喷了一口血沫子:“我是想问你到底用什么利益打动了狼王那个死脑筋!”

  “我让雄猪王去给狼王磕头道歉了啊!”

  哈?

  啸天狂眼珠子瞪得老大!

  让一个更死的脑筋去给另“黑風怪為禍浙南、閩北,有龍泉縣提轄官梁謀遠之女梁紅玉發其惡事,乃親挽長弓,一日夜長驅三百里欲擊之。不勝,倉惶歸龍泉,塵埃滿身。

此殆天下之奇女子也,天生神力,力挽強弓,矢發必中。又精通翰墨,喜游走江湖。平方臘后,妻西軍校尉韓世忠,其父兄、祖父皆為軍中出身。”《明史外傳-奇人錄,卷十三》

但展梦白生性坚毅,胆量如钢,伐,路经珍郡,加中垒将军。珍”她伸手指着那温和英俊的中风和日丽,除了每天要跟那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可以随时毁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电影世界梦行记

凉书月

电影世界梦行记

舒怀

电影世界梦行记

笔念苍生

电影世界梦行记

菌行J

电影世界梦行记

楚寻锋

电影世界梦行记

毕九幽